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请问,你们奥林匹斯山,是窑子吗?> 第六十三章·无关英雄的长旅②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十三章·无关英雄的长旅②(1 / 2)

喀戎是那些半人半马生物之中的异类,关于这一点,喀戎自己也颇有自知之明。

半人马之所以出现,大多因他们人类父亲的放浪。残暴好色的半人马们,他们的父亲是一个叫做伊克西翁的国王,他相当英俊又多情花心,在古老的年代里,由于觊觎赫拉的美貌,和赫拉形状的云交合,才让这些半人半马的怪物存在于世,

这些作为伊克西翁的子嗣诞生的半人马,大多好色放浪,yin荡残暴。他们都有着英俊的面容和令人不齿的兽性,为奥林匹斯和正统神明的信徒们所厌弃。也因此,半人马们追随狄俄尼索斯,信奉他的放纵,终日在群山和荒野里游荡。

而喀戎不同。

他是二代神王克罗诺斯和菲吕拉变成的母马媾和所生。他聪慧而禁欲,以洁身自好为荣,相当的和蔼可亲,宽容大度,他鄙夷那些和自己相似的半人马的种种兽性,欣赏阿波罗、雅典娜的理性和智慧,厌恶狄俄尼索斯的放浪和阿瑞斯的好战嗜血,是难得的贤者。

他教导了很多的人类英雄,就连前来指导赫拉克勒斯的卡斯托尔和他的兄弟都是喀戎的学生,会被称作皮力温的英雄。

他的贤能与智慧令所有的人都信服。

当喀戎将热腾腾的大麦粥和塞入奶酪和肉片,烘烤酥脆的面包,以及新鲜的无花果端上桌后,不管这人有多么贤能,但南铃觉得他是真的贤惠。

不愧是贤者!

作为没有外卖就活不下去,结果在王宫里顿顿要自己做饭的死宅,深刻意识到,能吃别人的做的饭,还是十分好吃的饭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南铃咬着面包,感受被涂抹过蒜汁红葱和盐巴,冒出肉汁的肉片在白面包上爆开,咬开酥脆的表皮,感受内里咸甜入味的口感,差点没出息的飚出泪花。

真是梦回野外打猎挨饿三月,在狄俄尼索斯的信徒那里吃到烤肉的感动时刻!

“喀、喀戎老师……”南铃虔诚地看着喀戎,看着那漂亮的琥珀色大眼睛映照出自己一团黑影时,终究是没忍住动情地说:“拜您为师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天天吃您做的饭?”

喀戎差点被她呛到,一口大麦粥刚入喉就顶回嗓子眼,耳朵都抖了起来。

埋头干饭的卡斯托尔猛地抬头,看着这个黑袍姑娘:“从未听说过的拜师理由。”

……你穿这黑袍其实是为了防止被人卖掉而恐吓别人的吧,一顿饭就能征服的姑娘到底是有多好骗啊。

如果黑袍下不是个居心莫测的女妖,而是一个傻白甜的姑娘,那斯巴达的王子殿下,卡斯托尔对南铃就毫无兴趣了。他彻底心无旁骛地吃饭,并且只把注意力留给了小赫拉克勒斯。

喀戎倒是对南铃的态度非常和气,还主动再拿了半块用盘子递给南铃。那难以掩盖的男妈妈气场在此时再度全开,毫无疑问,人马老师他温柔成熟得令人心悦诚服:“我想有些话题,可以等到吃完早餐后在讨论。你看起来很喜欢今天的面包,要再来一点吗?”

……真贤惠啊!

待到两人收拾好包袱启程,天光已经大亮。

夏日的希腊,辽阔的旷野和人走出来的大路,倒没有多少危险。这在危机四伏的希腊倒是颇为少见,无论是凶恶的山贼,亦或是吃人的野兽都没有出现,大路上也不见

一路上南铃倒也不扭着喀戎要求拜他为师,毕竟餐桌上的戏言,南铃自己都不当真。只是这一路上走在大路上,他们二人遇到的商队大多忧心忡忡,亦或是气氛低迷,南铃和喀戎都觉察到某种不安的氛围,停下来打听消息的时候,这才以贤者身边的小侍从自称。

而他们从商队打听到的消息倒也有趣。

一路向雅典而去,他们也逐渐靠近坐落于海边的城邦,一旦近海,除了已经全然选择雅典娜的雅典城邦,这些地方和城邦的信仰也都更多的指向大海之主,波塞冬。但近来这位波塞冬却全然变得比以往更加狂暴,无数个夜晚,在周围的海域掀起百米高的海浪又平息,心惊胆战的凡人们无数次在圣所请问神到底为何而怒,却终日未曾收到回答。

他在白日给予凡人蔚蓝起伏的大海,他在夜晚却又总在怒喝着谁也不知道的情绪,人们在海浪的咆哮里甚至能隐晦的捕捉到神明的恐惧。

于是习惯于海上行船,奔赴各个港口做贸易的商人都不得不选择了走陆路,饶是距离海岸几公里远,他们依然会感受到难以言说的畏惧和迷茫。

他们甚至求助半人半马的贤者,询问他是否对此有什么法子。

常年在皮力温的山洞里居住的喀戎只能报以爱莫能助的苦笑,委婉地表示愿意去最近的圣所主持一次海神祭祀,询问波塞冬到底因为什么终日心神不宁。

南铃:神话上还有这一出?

宅男:虽然记载里说波塞冬是一个容易暴怒的神倒也不假,但似乎正统记载里,这位海神也应当是个对信徒有求必应的公正之神,按理说不该出现这种已读不回。

他们正聊着,喀戎就来礼貌地询问南铃是否愿意受累陪自己去一趟离海洋颇进且有港口的明叶王国,或者愿意再附近城邦暂居一段时间。

睡人心切的南铃自然选择跟着一起去。

而这前往明叶王国的路途也并不顺利,路上有一对衣衫褴褛的男女和一个引导他们逃跑的少年人,浑身是血的跌跌撞撞逃了过来。

南铃和喀戎只来得及对视一眼,就只得指着小山丘让那三人去休息,然而不消片刻,就有一队像是军队和商人混合的人和牛车追了出来,不由分说就把喀戎和南铃团团围住。

他们甚至就有人呼号着,直接伸手想用棍子抽打南铃的pi股和头,挑开她的长袍一探究竟。这野蛮的冒犯行为让南铃和宅男都怀念起现实世界。

喀戎把一团黑影一样的南铃提到身边,一手夺了对面的长棍,相当冷厉地注视着这一伙人。

这里靠近明叶王国统治的地区,而这伙人正是从事奴隶,妓女贩卖,会聘请勇士护卫的商人。明叶国和底比斯国也算是比邻而居,且以强大着称,底比斯国甚至每年会给明叶国交年贡,以此来换取和平。因此他们的商人也相当傲慢,在明叶地区,连奴隶贩卖都做得堂而皇之。

为首的人疑心一身黑袍不见真容的南铃就是他们逃脱的妓女,对有贤者之名的喀戎也嗤之以鼻。明叶人威风惯了,哪里又看得上半人半马的怪物呢,也只有底比斯那样软弱的国家,才对喀戎这样的东西抱有尊重。

“若不是我们这里逃走的女人,就把袍子都扯下来看看!”为首的奴隶商人喊道:“你这样的人马莫不是发情期到了,也想要我们掳掠的女人,也不怕生出不知羞的小怪物。”

南铃这种场合必然不能输,她在袍子底下把指骨摁的“咯啦”响:“哈啊,一群不听人话的蛆虫果然张口闭口就是产卵!怎么,是知道自己活不久所以赶着找死去给哈迪斯磕头是吧,虫豸果然没脑子。”

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